文章故事
人生感悟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两性故事
爱情故事
民间故事
情感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世俗评说
乱弹八褂
影评书评
百家杂谈
诗歌日记
藏头诗
现代诗歌
打油诗
爱情诗歌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都市言情
青春校园
故事新编

苍天无痕,但我已飞过

时间:2017-02-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一
  我是一只鸟,个儿不大,羽毛不艳,却爱唱歌;鸟友们封我为“歌神”,风头直追学友。光阴荏苒,身边的鸟友渐渐远行,知音越来越少,常有子期断琴之感。每问鸟妈他们这是要去哪,鸟妈总是清泪两行。问及原因,她低头不语,只说,等我成年再告诉我。转眼,我完成了由雏鸟向老鸟的过渡,成鸟礼上没有宾客,只有鸟妈的哀叹,仿佛一个悲剧的主角即将诞生。当晚,鸟妈告诉了我一切;于是,我知道,鸟儿也是无法抗拒命运的。
  又是一个黎明,我也开始了远行,这是有去无回的旅途,一次真正的生命之旅。扑腾着稍显稚嫩的翅膀,飞翔在黎明的曙光中,我的心里满是阳光。我爱四方大地,爱她生出的绿树,爱她催出的红花;我爱江河湖海,爱她撒下的甘霖,爱她赋予的灵动;我也爱狂风暴雨,爱她“撕破恬静”的勇气,爱她“渲染悲凉”的决绝;我更爱这百世千劫,爱她于无垠中成就宿命,爱她于生灵间投注希望。我的心中充满爱——一份鸟儿的爱——微小却是那么的深沉。我该学会感恩,得为这世间做些什么;纵然摆脱不了自己的命运,也得给其他生灵以希望。
  二
  艾顿:亲爱的,你在说谎。
  蒂娜:我说的是真的,瞧这是20便士,威尔夫人发的工钱。她家的小威尔真不是个好伺候的主!一个丝毫没有音乐天赋的孩子竟然会找我这么个天才家庭老师!
  艾顿:接着编,宝贝。不过,能不能说话的时候看着我,否则会很没礼貌。
  蒂娜:艾顿,看那只神奇的鸟。
  艾顿:你又想叉开话题了吗?你以前撒谎老用这招。
  蒂娜:艾顿,看嘛,绕着梧桐树打转的那只。
  艾顿:乖乖,小鸟也疯狂。好了,你也闹够了,说吧,钱哪来的?
  蒂娜:那是,那是在服装店打杂挣的,你学小提琴是要花钱的。
  艾顿:你自己也学大提琴啊!我以为你在做家庭教师时,能边教边练,可现在……
  蒂娜:我挣的这点只够咱俩一个人的学费,亲爱的,你比我强,你一定要继续学下去。
  艾顿:亲爱的,你对我的好,我此生无以为报。
  蒂娜:报答嘛,简单,来给大姐我弹首小曲。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感动时。琴声悠扬,艾顿紧闭双目,几乎忘我。正当小夫妻你侬我侬时,屋外传来了婉转空灵的美妙歌声:
  生活的苦,将所有希望磨成了蛊;
  悄悄扎进情人的心,长相厮守。
  爱情的毒,将所有浪漫酿成了土;
  慢慢撑起情人的脚,风雨无阻。
  三生缘起,九世情钟,
  只为那,一抹淡淡的相守。
  蒂娜:多好的词儿,跟你的曲子很配。
  艾顿:是啊,亲爱的,好一句“淡淡的相守”。
  蒂娜:有人敲门?
  艾顿:我来开。
  希尔:艾顿,很高兴又见到你。
  艾顿:希尔老爹,你可真是稀客!
  希尔:刚才你们这里的歌声真是美妙,我那调皮的侄女非要叫我过来。
  蒂娜:那您过来是?
  希尔:唉,我都被小安吉催糊涂了。是这样,我的侄女安吉,放学回家路上,被一只会唱歌的小鸟带到我这来。她也学小提琴,艾顿,她被你的演奏深深吸引了。只是她面子薄,而且我又刚好住你们隔壁,就被她叫来问问你们的意见。哦,就是当小安吉的家庭教师,报酬好说,安吉家不缺钱。
  艾顿:天哪,上帝保佑,我愿意,我一万个愿意,太好了,蒂娜,我亲爱的。
  鸟妈教的那首词《淡淡的相守》真是派上用场了。作为“歌神”,我有一个绝活,只要给我歌词,我就能配上任何曲子唱起来。看到这两人最后开心的样子,我心里的阳光更浓了。继续向南飞吧,去迎接我“歌神的黄昏”。
  三
  宝儿:妈妈,宝儿乖,你别哭了。
  妈妈:妈妈没哭,沙子进到眼里去了。
  宝儿:妈妈撒谎。妈妈是不是又和爸爸吵架了?爸爸真坏,爸爸打妈妈!
  妈妈:说什么呢,宝儿,爸爸没打妈妈,他在跟妈妈闹着玩呢!
  宝儿:妈妈,明天宝儿要参加唱歌比赛,你要给宝儿加油。
  妈妈:啊?宝儿,对不起。妈妈明天有事,去不了,你自己要加油喔。
  宝儿:妈妈你……好吧,宝儿乖,妈妈不去宝儿也会加油的,让宝儿亲一口,么啊。
  宝儿:鸟儿乖,鸟儿好,鸟儿,鸟儿,帮帮宝儿好吗?
  宝儿:今天早上,爸爸又打妈妈了,妈妈摔倒了,妈妈睡着了,爸爸就走了。
  宝儿:妈妈不让我照顾,让我去参加唱歌比赛,可我不想去,我想回去看妈妈。
  宝儿:鸟儿乖,鸟儿好,你要是能替我参加比赛该多好啊!
  主持人:下面请宝儿小朋友给大家演唱《鸟儿飞》,婉转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是一只小小鸟,飞在城市上空。
  幸福的人儿,把我赞美,说我是欢喜的小冤家;
  悲伤的人儿,把我污蔑,说我是落魄的远游者;
  唯有那天使般的小人儿,向我呼唤,鸟儿乖,鸟儿好。
  主持人:可能她有些害羞,所以我们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是,这次比赛的第一名,依旧是她——宝儿!
  宝儿:妈妈,妈妈,宝儿得了唱歌比赛的第一名,你睁眼看看啊!
  姥姥:宝儿,小声点,别打扰你妈妈休息,她的身体还很虚弱。诶,你不是说你没去参加比赛吗?
  宝儿:嘘——,姥姥,这是个秘密。妈妈什么时候能醒呢?
  姥姥:很快就醒了,等妈妈醒了,给她唱首歌,好吗?
  宝儿:好啊,宝儿最爱唱歌了,宝儿要唱《鸟儿飞》。
  鸟妈教的词《在鸟儿的眼中呼唤爱》果然不同凡响。我的另一个绝活就是模仿任何生灵的声音,宝儿的声音当然不在话下了。真有些怀念刚刚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希望她妈妈的身体能早点恢复。好了,得继续赶路了,“歌神”继续往南飞。
  四
  郭总:你闹够了没有!
  莉莉:没有!我要一直闹下去,直到,直到你离婚!离婚!
  郭总:这里是办公室,你收敛点!
  莉莉:那么你跟我回家。
  郭总:不行!小华今天过生日,我得回家。
  莉莉:你儿子就这么重要?!那我肚子里的呢!
  郭总: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莉莉:什么意思,我肚子里的也是你的儿子。
  郭总:打掉他!立刻!(拿起电话)小王,来我办公室一下。
  莉莉:哼哼,休想!(起身离开)
  郭总:(再次拿起电话)小王,你怎么还不来?
  小王:对不起,郭总。陈总刚刚也叫我。
  郭总:你!哦,好吧,就这样。
  芳芳:小莉,别难过了,为那种男人难过不值!
  莉莉:……
  芳芳:好了,说正事,明天晚上你有演唱会。
  莉莉:推了它。
  芳芳:什么!都签合同了,违约的话,可得……
  莉莉:推了它,你觉得我这个状态还能上场吗?
  门卫:芳经纪,公司门口有个男的,说要见苑小姐。
  莉莉:见我?
  门卫:哦,抱歉,我没注意到,您也在这。是的,是来找您的,手里还有束玫瑰。
  芳芳:是他?他怎么还不死心?你都,你都这样了,他还穷追不舍。
  莉莉:阿秋,帮我跟他说,如果明天我的演唱会上,他能当众给我唱一首歌,我就考虑跟他交往。
  芳芳:你疯了!
  莉莉:是啊,我疯了,一个被自己男人狠命抛弃的疯女人!
  兰生:爹,又在捉鸟了。捉到没?
  兰生爹:你瞧。好家伙,这只鸟的力气可真大,都快把线给拉断了。
  兰生:你用拴狗的方法拴鸟会让它残疾的。
  兰生爹:是啊,这种鸟要是残了就可惜了。
  兰生:怎么了,很稀少吗?
  兰生爹:挺稀少的,而且我爷爷曾告诉我,这种鸟的一生很精彩。
  兰生:精彩?
  兰生爹:恩,它有个特点,唱歌,会唱歌的鸟。
  兰生:爹,我为什么不能像这只鸟一样会唱歌呢?要是会唱歌,我就能……
  兰生爹:没有人样样都行的,而且你也别和这种鸟比,它们不一般。好了,你拿去把它放了吧。
  兰生:放了?
  兰生爹:这种鸟生下来就有使命,不让它完成的话,会忤逆神灵的。我捉了一辈子鸟,从没放飞过,我看不惯放飞的场面。你拿着它,背地里放了吧。
  兰生:好的,爹。我这就去。
  来到这座城市,我关注的是兰生,总觉得他身上有东西在吸引我,也许就是质朴和执着吧。在跟随兰生的最后,我被兰生爹抓住了,真没想到,自己竟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幸亏我是“歌神”,因人类爱才心切,才免于永失自由。作为回报,我答应帮兰生在演唱会上唱歌。其实,对我来说,永失自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完不成我族的使命。我族成员的一生确实是精彩的,只是精彩的部分很短很短,短到只有一瞬的光景。
  莉莉的演唱会,“兰生”的歌:
  曾经骄傲地以为,这个世界没有神;
  曾经固执地以为,我的世界也没有神;
  直到遇见你,
  世界颠覆了世界,
  我颠覆了我。
  你的光芒如此耀眼,
  世界因你哗然,
  我因你而活。
  再炽热的光芒,也有冷却的间歇;
  再璀璨的星空,也有黯然的刹那;
  我只求在这一刻,你下凡成人,与我接近。
  我愿成为你低谷中的守望者,
  守望着你,
  守望着你的世界,
  直到永远。
  我记得那个叫莉莉的女人好像与兰生谈了一个下午。他们的屋子里有空调,是密闭的,我飞不进去,谈话内容,也就不得而知了;但我从莉莉的脸上看到了愧疚和温情,而从兰生的脸上看到的愤怒和深情,更有一份刻入骨髓的坚定。他们俩应该会幸福吧,好了,我的目的地也快到了,“歌神”的黄昏——来了!
  五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飞了九百里路,竟没有一丝饥饿。我看到了,我找到了,我宿命里的东西——一棵树。我敢说,在人类中,没有人愿意做这样一种树,因为人类中有句话,叫“带刺的玫瑰”。连刺儿不多的玫瑰都惧怕的人类断然不会选择这样的树来做意淫的对象。但是,对我来说,它是我生命的全部;我生命最后的光华将会因其绽放。在这段寻求永恒的旅途中,我曾给人以希望,我已然报答了哺育我——这个微小生灵——的大千世界。我不再遗憾,不再留恋,终于可以卸下前世为人的记忆包袱,去面对今生的宿命。去吧,“歌神”,在树的最顶端,骄傲地飞翔;冲向最长、最尖的荆棘;刺入,高唱,直至绝唱。
  “我是一只小小鸟,想要飞,飞跃今生的海洋。也许有一天,飞上来生的枝头,得到今生的报偿。我愿堕入红尘再次为人,从此百味尽尝。”
  其实,我只是一只小小的荆棘鸟。
  • [编辑:admin]
  • 分享到:
------分隔线----------------------------
相关文章